您的 位置: 中华执业医师网 >> 特色医疗 >> 正文

降 癌 梦 话

作者:Admin 阅读:2703
     
 
魏文芳  何北水   2012年元月
 
一、概    
 
        《降癌梦话》的面世,预示着当前人们于防癌治癌在理论层面上多一个解说,多一份反思、参考或借鉴。该文的主要成就,是用神经功能变异加物质异常淀积的致病定理,阐述了癌瘤的病理病机,研究了癌瘤的成因,对现阶段治疗癌瘤的各种常用的治法进行了有益的探讨,并提出了我们的意见或建议,发表了以消除神经麻痹、激活休眠细胞、修复坏死组织与中西医、药的无毒无害疗法,在临床上的沟通和应用的综合治疗思路。用以对应癌瘤的神经麻痹、细胞休眠、组织坏死特征,明确了针灸在治癌、防癌保健中的疏通经络、消除有害物质淀积的主导作用地位,用临床效果印证了以毒攻毒的谬误与无毒疗法的可行,得出了患者体能在治疗中的重要意义,明白了物理拮抗,人文环境,活动、饮食等诸多因素可造成的危害性。从临床的正反成败经验及患者的求治意向发现,要想卓有成效的开展群众性的防癌治癌活动,首先要争取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介入和医疗保障部门的支持,使患者能多一个较轻松的求生、求治选择,这对于我们能有更多的疗法检验和疗效评估机会,为总结、提高、完善我们的治癌理论提供政策法规层面上的支持。这对医患双方,对社会等,无疑是一项人性化的利国利民举措,以往患者的被动选择,亦启示我们要改变人们对癌瘤文化的既定认知,消除人们对癌瘤的新观点、新治法的陌生与存疑,更有赖于政府和医疗保障部门的呵护与扶持。
 
二、满江红(降癌保健歌)
 
        小小癌瘤,苦多少英雄无奈,倒下去,几多愁泣,几多叹息,癌瘤肆虐全世界,人民遭殃苦难言,中西医,团结齐奋起,勇攻关,同志们,别泄气,靠科技,鼓勇气,前途是光明,奋勇攀登,无毒修复坏死肉,神经复苏治顽疾,无毒修复坏死肉,神经复苏顽疾,要降服恶魔害人虫,靠自己。
 
                                                                                       三、关     
 
1、神经功能变异加物质异常淀积,也是癌瘤的致病定理。
2、针灸合中、西医、药的综合无毒疗法。
3、消除神经麻痹、激活休眠细胞,保持经气畅通,排解有害物质淀积,修复可逆性坏死组织。
 
四、癌症是人类的公敌(略)
 
 五、癌     成因 (略)
 
六、癌 症的 预警信号(略)
 
七、现阶段 癌症的治疗探讨
 
        癌症的防治探讨,现阶段较常用的有放、化疗、手术、中西、草药的单一或联合应用。在此,让我们先讨论中药方面吧。在2005年,世界中西医结合学会的上海会议上,有专家提出中医中药的以毒攻毒的治癌构思。家师何北水同志就当着田景福的面,提出了其个人的否认意见,并陈述过其个人的无毒无害的治癌见解。他的核心观点是:癌症是神经麻痹、细胞休眠、组织坏死之症,应用对应的无毒疗法是为上策,如用以毒攻毒之法治疗,因死肉一团的机体,根本不存在致病或康复的可能,即凡是没有生命的细胞或器官组织,对于任何药物都不怎么敏感了,这是一个常识。如不信,大家可以给毛泽东主席或千年女尸注射一支最好的、最贵的或疗效最确切的针,看看他们能有什么的药理反应或起死回生。也可以把一瓶世界上最毒的毒药灌进一个已真正死亡的人胃里,看看此死人能有什么的毒性反应或痛苦挣扎,肯定是不会,检验一万次都不会有一次例外的,这就是定理。因此,以毒攻毒的疗法,是值得商榷的。我们认为,当毒物尚未渗透到已成死肉的癌毒病灶时,其周边的正常细胞或尚未完全麻痹、休眠或尚有复苏可能的周边组织,已被其有毒物质连同有关神经首先毒昏、毒死了,此更增大了坏死组织的阵营,从而更增加了正确疗法的复苏、治疗的难度。还有,由于药物都是通过人体的相关组织、器官等的循环、输送,才能到达病灶的。因此,毒物对其他组织等的损害所造成的负面作用亦可想而知了。虽然,也会有一些疗效的个案或临床的止痛效果,但终是舍本求末之属,此究其疗效机理,因其痛觉神经被毒物毒麻,痛觉传导出现暂时性障碍,大脑的痛觉感官受到了欺骗,或本身已被毒麻,而不知痛的误觉病情好转,如当其毒素一旦得到代尝,下一轮更为恶化的病情就到了。又因其死肉难于代尝,或接近病灶的神经被毒坏,癌毒的渗透被毒性麻痹区暂时隔绝,这种临时的效果便产生了。此时期,即人们常说的复发前期,或存活期,与带癌生存期,但当癌毒突破第一次,靠人为所赐的麻痹区或无癌死肉区时,第二、三……次的癌症复发现象就发生了,并呈癌毒区随之越来越大的特点,甚至扩散到其他组织器官及全身,终至不治身亡。使把癌症病灶点钙化变成异物入肉症,再行手术切除,或带着异物长期生存的愿望落空。
又说到西药,就现阶段的用药情况分析,同中药的以毒攻毒疗法,根本就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患者的呕吐、脱发等等的毒性反应就可说明。本来,西药的抗癌作用,是用动物实验肯定了的。那为什么应用到临床时,其疗效是如此的不尽人意呢?究其原因,是试验时在活蹦乱跳的神经尚未休眠、细胞、组织尚未坏死或未完全坏死,其机体对药物尚存敏感的动物身上的疗效,与神经已经麻痹,细胞已经休眠或组织已经坏死的人体来说,其效果肯定是有区别的。如果现在的抗癌西药能消除神经麻痹、激活细胞休眠,能把死肉都医活的话,那西药的降癌现实就达到了可惜、尚待。
再说到放、化疗,我们认为,其法同中西药的以毒攻毒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它的破坏性带有较大的局部意义,都是以牺牲病灶周边的组织、神经,扩大死肉区,以祈达到对癌细胞的围剿、封固或称为招安封侯、割地赔款式的无奈、无为疗法的一种选择。可惜的是其法的适应症太过于局限。试想,我们的医生总不能把患者的心、肝、脾、肺、肾等等都电成一团死肉吧。
说到手术切除,我们认为,如果是在尚能准确,完全切除干净的情况下,就算破坏一部分神经,丧失一些组织、功能,也是值得的,关键的问题是,病灶的感染界线很难分清,手术的精确度、难度也大。如已成大范围扩散时,医生、患者又该怎样权衡手术的时机,又怎样把握?无数的临床手术结果也说明了它的无能为力。《香港明报》专刊在1992年2月2日的报道,有位美国人名字叫詹逊的癌症患者,在其30年的患病生涯中,做了889次的手术,还是不能治好。这足以说明手术治癌值得商榷,值得反思。如此的疗效不确定预期,我们的国人家庭经济能承受得了几次,全世界又有多少的人经济能承受得多少次呢?因此,则重于手术治癌,只是人们在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时的一个良好的祈望而已。我们认为,手术的选择时机,最好在癌瘤病灶已钙化之后,并对相关的神经、组织造成压迫,影响到人的正常生活、工作时。同时,也对现时的治癌法则与药物提示了有重新考虑或商榷之必要。在此,我们认为,盲目的手术,不但会给患者增加了经济负担,从学术层面上考虑,不合适的破坏神经功能,只会给休眠细胞与组织的复苏增加难度,使原本尚有希望复活的坏死组织、人为的造成不可逆的可能,减少了带着病灶钙化成异物,长期生存的概率,也增加了后患症的患病风险。
 
八、针灸在防癌治癌中的作用地位
 
我们认为,神经功能变异加物质异常淀积是一切疾病,亦包括癌症的关键成因。国内、外均有报道,当高级中枢神经系统遭到破坏,器官的植物神经发生麻痹,其相关的组织、细胞就容易休眠,为害人体的有毒、有害物质就会因其有关的细胞、组织、器官的不作为,而形成淀积,坏死,进而恶变为癌。总之,癌症的成因虽然是多方面的,情志、饮食、活动、环境、身体禀赋等都是致癌的主要因素,但都不是关键因素。关键的因素是神经功能变异,引起的物质异常淀积。如果神经功能正常,经气充盈畅顺,就没有物质的异常淀积的条件,停风、滞湿、困毒便失去了基础,细胞、组织、器官就能正常代尝,有毒、有害的物质就能及时地排出体外,只要神经不麻痹,细胞、器官、组织不休眠,不坏死,就不会有癌症的形成。因此,保持神经功能的正常,经气的充盈畅通,尽量避免有毒、有害物质的吸收,并将其尽快地排出体外,尽快地消除其淀积态势,才是防癌的关键。消除神经麻痹、激活休眠细胞、修复可逆性的坏死组织。我们认为,这才是较好的治癌之法。因此,我们有理由建议,可否把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针灸”与中医药的无毒疗法引入到防癌治癌的临床领域,充分发挥针灸的消除神经麻痹、激活细胞休眠、协助提高中、西抗癌药物对癌症的敏感作用,以弥补、减轻中西药或放、化疗、手术等的不足与负面影响,以上之说,仅供参考。
 
九、癌 日常预防 (略)
 
十、降癌展望(病例成败分析)
 
例一、在我们的临床工作中,也曾遇过一些癌症病人。首先回顾何北水同志在1990年治好的太平镇天塘村委会新围村民小组55岁的男性村民何富林。当时,患者曾到过广州肿瘤医院、南方医院等四家医院确诊和治疗,后在有关医院的建议下回家,找中医药试试。刚好何医生当时在阳山长期外诊,患者未能与其谋面。而于我们本地稍有名气的中、西医或游医诊治过,后在镇上一个较有名气的执业医生的建议下,回家认命。于第二天晚上,即农历12月25日晚,不知什么时候死了,后事亦随之操办中。因他是独子,又未结婚,只和80多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村民只好把他母亲的棺材搬来,让给他先享用吧。所幸,仵作同他换装尸服时,细心发现他的手脚尚软,亦其命不该绝,因何医生也于25日回来过春节。当时何医生的乡站离患者家不远,有村民知道消息,即建议找其试试,如能救活,则可避免把患者的老母亲被翳死的惨况。后经何医生运用针灸的神经复苏合中西医药的综合救治下,幸得复活,并随后坚持医治了14个月后,停止治疗。随访至2012年还在耕田、种菜卖,只是癌瘤病灶钙化点把听觉神经压着,又无钱做手术把其取出,故而耳聋,无法复聪。
此病例的痊愈,为我们提供了如下几点认识:1、不管是中药或西药,只要能在神经不麻痹、细胞不休眠或不完全休眠的条件下,所有对症治疗的药,都能起效,都是好药。反之,所有的药都不会有很好的效果,就都变成了不好的药;2、如能在癌瘤病灶钙化点形成之后,对其进行手术摘除,这对于根治癌瘤,消除后遗症,在经济许可的条件下,无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3、通过此病例的长期、多次的无毒疗法,与以毒攻毒疗法的对比,明确印证了以毒攻毒的谬误与无毒疗法的可行性。
例二、陈志红,男,28岁,太平镇龙湾炮楼移民新村人。2010年12月确诊为脑瘤后,来我们处医治。由于我们对此类疾病的研究有较深厚的认识,和与前更为完善的方法,加之患者的年龄,身体禀赋都较前例有着明显的优势,故而只用了三个月的治疗时间,临床治愈效果已达目的。遗憾的是,由于癌瘤病灶钙化点压迫视觉神经,造成双目不能复明,又无钱做手术,无奈地丧失了劳动能力,连老婆也跑了。
例三、太平镇沙塘村委北闸村人黄金财,鼻咽癌放、化疗后到我们处补充治疗三个月后,经原放、化疗单位反复检查证实,癌细胞没有了,只是病灶区尚有些与其他患者不同的痒痛,而在消炎止痛、生肌活血的药理作用下,其痛可止,且能坚持劳动。这例提示我们,癌瘤在放、化疗后,其相关组织、细胞虽然遭到了人为的破坏,但在消除神经麻痹、激活细胞休眠疗法的作用下,其相关的坏死组织,尚可产生复苏性炎症,其神经亦可恢复痛觉传导功能。
例四、作者友人温金球,2010年2月确诊为肝癌,当时70岁。同年农历元月十四疼痛发作,自治疗8天后痛停,半年后用单纯的无毒草药疗法,长期自理。至2012年写该文时,尚健在,并无不适感觉。因患者无钱复检,结果不好妄断。只道癌王凶险,存活难过三月,然而他在这两年康健,不知能活多久,唯有拭目以待。此例启示我们,家属的合作,患者的坚强、乐观心态与合理、有效的活动对神经功能同样有六个任何的偶然效果,只要经气畅通了,对症的生草药,对于险恶的肝癌同样是有效的。
例五、张廷忠,男,63岁,四会市龙脯人。2011年×月确诊为食道癌。其子是生意人,中医功底足够开业,并于我们接诊前,自开中药过百剂,意图自救。无奈顽疾拒药,后慕名携父来诊,同施三法同参,三天便能吃下糊状物,龙脯至太平因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且要转几次车,其子就直接驾驶摩托车载其到我们处。因要赶着下午回家,每天早上6点多就要出门,晨风凛凛,霜雪无阻,因不慎感冒风寒,图方便就近到四会市人民医院打点滴,只是半天时间,即不醒人事。其子来电给我们商量对策,强烈要求我们派员出诊,斟酌再三,定在我们的魏文芳副主任医师带队启程的同时,患者回家,后会合救治,终于解危。续效七天后,又能自行进食,其女婿用小车载其到我们处继续治疗,因女婿生意繁忙,只坚持了几天。后由患者自己骑自行车半小时到车站坐车到罗源后再转坐摩托车到三坑镇,再转坐车到我们太平镇。治疗后又如此的赶回家,看到如此情况,我们甚觉不妙。因我们没有住院留医条件,只能建议他就近租房,但家属不同意,又无陪护人,故无实施。在后来的近一个月的独自来回奔波中,因天气冷、劳累,风寒内困,饮食减少等诸多因素的作用下,体能透支,身体再度下滑,而转入四会市人民医院,重蹈覆辙,经抢救无效死亡。
此例的失治,我们认为有如下几点是要总结的:1、癌症患者的保暖问题要十分重视,尤其是风寒内困之症。就如患者早起赶路,晨风扑面,吸入太多的冷空气,都是不好的。又如,患者在ICU病房时,由于现在很多的ICU病房尚无成人保温箱设备,加上其他如发热病人所需的低温环境,事实上已构成了对心寒血冷病人致命的物理拮抗;2患者在治疗期间,必须要在医生的可掌控范围之内;3、患者的膳食营养一定要跟上;4患者要注意适度的活动,避免被迫性过度劳累,引起的体能透支,造成免疫功能低下,而影响人体的抵抗能力与药物的吸收作用;5、在用药方面,患者的能量剂也要及时地跟进;6、必须要有专人陪护,时时关心患者的心理活动,及时和医生沟通,避免如张廷忠骑自行车摔伤都无人理的事情发生;7、此病例又一次证实了只有针灸把神经麻痹、休眠等问题得到解决的前提下,中药同样能起作用的道理。
例六、肖志,男,50多岁,太平镇蒲兴村人,是作者的亲戚。2011年3月确诊为肝癌,患者回家后曾邀我们治疗两天,即因经济问题与传统的癌症既定认知而放弃,于3个月内死亡。
这例提示我们:1、患者的求治意向,首先都是选择大医院,当钱用尽,人搞残,求生欲望尚强烈时,再找其他的办法碰碰运气;2、由于症顽、病重、体弱、心理压力大等诸多因素造成的疗效慢见,更兼治疗费用高昂,经济原已大伤,使患者家庭很难坚持;3、人们对癌症文化的既定认识存在着对治癌新观点、新治法的陌生与存疑,决定了针灸合中西的综合治癌法的推广、应用的任重道远;4、综合分析各方因素,我们认为,要推广神经复苏、无毒无害的综合治癌疗法,最好是政府能介入,医保部门支持。如果患者在我处看病,能有医保报销,这对于那些还可救治或还不愿死的患者来说,能多一个较轻松的希望选择,无疑是一条人性化的举措;5、纳入医保范畴,对于我们能有更多的客源,检验我们的疗法,使我们能有更多的疗效评估机会,为总结、完善、提高我们的治癌理论,提供政策法规的有力支持。这是我们与患者最迫切的希望与要求。
 
十一、后 
 
由于我们对癌症的治疗案例不多,经验尚浅,所总结案例时间跨度较长,患者的具体数据难于详细列明,望能理解。又该论文腹稿及讨论时间虽长,但作者水平有限,所阐述观点或有违同道、学界及他人之意,错漏之处实在难免,祈盼同道、读者谅解及斧正,特表谢意!
借此,亦对家师给写作中的指导,与学友雷生提供的相关资料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版权所有:中华执业医师网  学会官方信箱: 3158534370@qq.com 学会官方联系电话:020-85583372
粤ICP备16043319号